网易娱乐频道

2019-07-30 作者:admin   |   浏览(199)

  一个华人女子走在新加坡的街道上,穿着不为当地清教传统所容的奇装异服,她看着街上的人群景物,突然跑开,转身向不知何处漫骂道:“你们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

  这是纪录片《性女传奇》(Sex: The Annabel Chong Story)的序幕段落,它讲述这个创下连续和251个男人纪录的女人的传奇,在她所从事的录影业中,她的名字叫钟爱宝(Annabel Chong)。

  除了导演较少现场提问外,全片没有解说词,相关信息全由字幕和人物访谈提供。这使观众要靠自己的思考来做作出相关结论——钟爱宝的存在到底有何意义?

  这种思考对工业从业人员来说并不存在。在钟爱宝所在的录影带制作公司CHARLES STREET VIDEO,钟爱宝所创下的纪录的唯一意义是使公司暴收一笔。这其中没有更多超出他们每日工作的特异之处,只对将它视为“隐秘处的生活”的那些人才有惊骇效应。

  美国无疑是这类人的先锋。片中对钟爱宝专访的电视节目The Girlie Show和ANNABEL CHONG出席剑桥大学演讲时的主持人,都是要急于与钟爱宝划清界限,以此证明自己中产者的纯洁的家伙。

  这不但是意识形态的分歧也有种族的差异。钟爱宝和后来以持续与300人打破她纪录的杰·西蒙都不是自居为“上帝选民”的白人,对保守主义者而言,这无疑又是一桩“土著玷污美利坚”的有力证据。

  阻力也来自于东方,钟爱宝的家乡——新加坡。这个不可思议地清洁、纯净、单纯的国家培育出钟爱宝这样的“性女”,真是它“史上最酷的玩笑”。

  钟爱宝回到这里是为向她母亲坦言她在美国业谋生以及她创造了一个怎样的World Guiness Records(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事实。她在一处花园里面对摄影机说起这个国家的清教传统,不断抽烟,语声颤抖:“在新加坡,好女孩是……不抽烟,不喝酒,不穿短裙,不跳舞……”也许她在想如果没有去美国,自己会成为多么SB的一个人啊。

  但她仍然要回来,并且满含笑意地与朋友和师长会面倾谈。如果她在极度中走失了灵魂,那么这时会找回来。

  实际上整部影片导演都语焉不祥。如果从一部纪录片中不能获得《迈克·摩尔在美国》那样的尖锐思想,那么至少应指望《雨》那样的敏锐感触,不能说这部影片全付阙无,但对这样尖锐的题材,没有让人坐立不安、面红耳赤就应算是失败。

  也许是涉及的命题太多:女性主义,文化,社会学,东西方文化差异,存在哲学,对于人物志类纪录片,如果没有一个有力的思路,很难避免会成为一个以特异题材取巧的大杂烩。

  导演的根本矛盾在于他没有借助于人文理论的形而上建设,但同时却也没有将钟爱宝的现场资讯掘地三尺。

  对纪录片少有涉及,只是依本能去评价一部作品,觉得好的纪录片,一定要让人不安,让人扼腕,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强烈的存在。